Kickstarter驚人之舉:組織10萬游戲人懟老板、談工資

來源:gamelook作者:未知2020-02-25閱讀:0

  作為美國首個成立工會的科技公司,Kickstarter可能成為游戲公司的靈感之一。

  得益于羅斯福在上世紀30年代的實施的新政,工會就像是美國人的蘋果派一樣典型。然而在過去這十年里,工會成員在美國雇員當中的比例達到新低,尤其是科技公司,直到本周Kickstarter員工倡議設立工會之前,很少見到工人運動,Kickstarter最終在去年正式成立了工會。Vice在工會報告里說,Kickstarter的新工會代表著了超過10萬白領工作者,標志著科技公司工會努力的歷史性勝利。

  成立工會困難重重:資源和法律支持缺乏

  雖然Kickstarter工會位于紐約布魯克林,而非硅谷,但它仍然能夠引發科技以及游戲行業運動。去年2月,隨著Kickstarter工會被熱議,AFL-CIO秘書長Liz Shuler在Kotaku發布的一封公開信曾批評游戲公司,“加班時間長”、“薪水低”和“高壓力、混亂的工作條件”。

  當主流發行商覺得利潤不夠高的時候,他們可以隨意裁員數百人,還有很多工作時承認加班只是游戲研發過程中的一部分,沒有工會,很多開發者都沒有太多資源。得益于2018年成立的游戲工作者聯合會和最近CWA蛻變而來的CODE活動,業內的變化趨勢越來越明顯。

  雖然游戲開發者仍然對于是否成立工會意見不一,但據GDC調查顯示,目前的支持者已經達到了54%(一年前只有47%)。與此同時,在IGDA的一份調研中,42%的人表示他們工作的地方仍要求加班,這可能是考慮成立工會的另一個推動原因。盡管如此,據游戲工作者聯合會共同創始人Emma Kinema透露,很多游戲開發者仍不知從何開始。

  在游戲業自組織的經歷中,人們通常會因為缺乏資源、法律知識和缺乏資金而遭遇瓶頸,“這非常困難,與CWA這樣組織多年合作的經驗和資源可以把這件事推向下一個階段”。

  據Odin Law and Media法人代表兼創始人Brandon J. Huffman透露,勞動法也無濟于事,因為它讓人困惑,“每個州都有不同的勞動法,還有聯邦法律。聯邦法律要求對工會活動提供特定保護,但美國半數左右的州都是支持工作權利的,意味著一名員工加入工會的動力不足。這可能導致吃空餉、甚至實施之后員工也會猶豫是否加入工會”。

  此外,對于游戲開發者來說重要的是理解工會實際上有兩種,如Huffman所描述的那樣:“橫向工會可以為有相似技術的工人進行集體談判,而縱向工會則在一家公司內部進行集體談判”。

  我們在Kickstarter看到的是后者,而且在Nexon韓國的Starting Point聯合會看到過類似組織。Huffman補充稱,為了讓這種縱向工會生效,“一個公司內部的工人必須足夠團結,而且要被員工足夠認可”,他預測3A工作室和其他大中型工作室會出現更多類似工會。

  據Hoeg Law律師事務所代表Richard Hoeg透露,如果一家游戲工作室內部一組人追求這個方式,他們首先需要達到特定的數量,然后他們還需要外部工會組織者的幫助。工會組織者將形成一個委員會,然后尋求簽名員工。

  Hoeg解釋稱,“一旦達到30%的人,就可以尋求全國勞資關系委員會舉行選舉,如果大多數投票支持工會,那就可以正式成立。但是,如果他們直接得到了50%以上的支持,則可以在沒有選舉過程的情況下直接組建工會,這樣做給政府干涉工會管理增加了一些難度”。

  目前還很難判斷Kickstarter組建工會的行動是否能夠代表科技和游戲公司達到臨界點,但對于Kate Edwards而言,這位前IGDA執行董事目前領導Global Game Jam,而且始終倡議反對加班,對于工會來說,Kickstarter聯合會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大步。

  她評論說,“Kickstarter組建工會的行為在我看來是很好的消息,我希望這是個一個讓科技和游戲領域工人的積極信號,當管理層不聽他們建議的時候,可以有勇氣尋求更好的工作政策和條件”。

  IGDA現任執行總監Renee Gittins也稱贊Kickstarter為員工組建工會的行為,即使如此,她還是指出,工會并不總能帶來想要的答案。

  工會并非萬能,低效率讓雇主選擇外包

  Gittins說,“看到Kickstarter的員工聚集在一個他們認為最適合他們談判需要的解決方案周圍,這是令人鼓舞的。成立工會,可以保護科技行業工人、他們的生活質量,最重要的是,游戲行業存在多年重要話題–生命健康。我們都希望游戲開發者支持他們的生涯,并且保護他們遠離極端加班和其他具有傷害的行為”。

  她接著說,“公司工會可能也是解決該問題的答案之一,它的優勢在于可以在公司層面避免其他形式的工會外包給非工會成員。游戲工作室也可以根據Kickstarter的工會找到自己的解決方案。在這個過程中,IGDA建議公司所有員工參與這樣的討論,尤其是管理人員和執行人員與團隊關系十分密切的中小型工作室”。

  考慮到Kickstarter去年九月開除了兩名工會組織者,Gittins提醒游戲開發者們,不要在這些情形中太過于依賴工作室領導,“游戲工作室通常有非常熱情的領導者,他們整個職業生涯都在游戲業不斷提升,不過,在兩名工會組織者被解雇之后,Kickstarter員工不想讓能夠解雇能力的人加入工會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工作室領導者無法在這樣的討論中被信任,那么就可能不適合他們的位置”。

  工會無法解決游戲開發者在當前工作地點遇到的所有問題,但它們可以提供更多的支持,這本身就是值得的。Emily Grace Buck在Telltale倒閉并裁員數百人之前,曾擔任該公司劇情策劃,她曾在接受采訪時透露,自己早前職業生涯中,曾是一名工會成員,那時候她有反對每周80小時工作制、取消項目或者降職等權利。

  她感嘆說,“有了工會,并不是說這些事情不會發生,但是有了報告和處理它們的渠道。相反,像我這樣的游戲開發者們通常害怕站出來發聲或者嘗試提高自己的待遇,我們會丟掉工作,至少會失去聲望”。

  Hoeg說,一些開發者可能在嘗試組織工會的時候或許也會遭到反對,從總體來說,一個工作室的員工可能有太多的工種,因此工會并非對所有人公平。“一個員工與他的鄰居差別越大,聯合工會的想法就越難達成讓所有人受益的條件,他們有時候可能會不考慮他們鄰居遭遇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還可能一些開發者不愿意參與行動,實際上是害怕他們因為外包而失去工作。Hoeg補充說,“雖然雇主被禁止對工會組織者采取負面行為,很多游戲開發者(或科技工作者)擔心勞動力成本的提升導致雇主把越來越多的工作外包出去,以提高他們的生活標準,最糟糕的情況下可能會導致一些分公司的關閉”。

  “讓這個問題更復雜的是,如果沒有高質量的生產作為支撐,一名雇主解雇美術師很難證明是錯誤的,對這樣的雇主提出賠償要求的過程可能是漫長而曲折的,考慮到以上提到的困難,就會讓形成工會的可能性變得更低”。

  即使工會對于一些游戲工作室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案,但還有可行的B計劃,也就是合作社。Glory Society認為合作結構(美國以外的普遍狀態)可能是未來的形式,尤其是小型游戲工作室。有了合作社之后,工作室所有方面的運行都是民主化的。如Glory Society共同創始人Bethany Hockenberry解釋的那樣,“它可以阻止渴望權利的經理帶來管理混亂”。

  如果一個游戲開發者擁有人權,那么不被當做垃圾對待絕對是第一位的權利。這種情形在2020年也不會被完全解決,但工會毫無疑問會被熱議很久。

  出處:http://www.gamelook.com.cn/2020/02/380739

內容推薦

開服表更多

時間 游戲名稱 服務器名 快捷操作

2002-2020 www.835272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石家庄股票融资